他轻快地向这里走过来,四处探头张望.

我看着他走过来,一步一步.

我脸上的表情愈发微妙起来,手握住口袋里的枪.

M1911.

“我们非要走到这一步.”我微微叹了口气,用只有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说.

干我们这一行的,总是有一些怪癖.

我们是一些特殊的人,是在世界上一次重置时滞留在时间流之中的孤魂野鬼.

不知道是哪个天才创造了地球的镜像数据,存储在第七维度的缝隙之中.从此人类的每一个重大决定就没有了什么后顾之忧,野心家们可以自由地发动战争,只需要提供足够的能源,时间轴备份就会覆写当前的时间.

换而言之,在任何时刻,可以回到备份的原点.

真不知道该说是天才,还是疯子.

反复不断的时间轴重写终究还是有着难以计数的漏洞,像我这种倒霉的人,恰好落在时间的网孔里,回不到那一份现实,也落不在备份的时间轴里.

体现在所谓的现实中,那就是所有与我有关的数据流被重定向至另一个无实体存在的个体. 

我知道这很难理解,但也不重要.

福祸相依,老祖宗说的话倒是没错.

我极其意外地发现,丢失了时间的自己,同时也获得了剥夺其他人时间的奇特能力.时间的网没有把我捕获,我便可以在整个九维度之中畅游,而不需要什么科技.所以,我可以回到那个已经和我时间轴相互背离的世界,看时间的又一个发展趋势.

当然,我触碰不到实物,他们也触碰不到我.

如果我触碰到了什么东西,那这一件物品的时间基础就会彻底崩塌,变成和我一样的存在.对人来说,同样. 而使用这种能力,我的确需要付出代价——贼老天从来都不吃亏.

后来我们这些被时间漏下的幽灵,便自发地组织成了一个暗杀组织.

我们会把所有将导致时间不稳定的人类剥离出时间.

包括战争贩子、疯子科研者、以及恐怖主义,还有……出于私心的我们自己想摧毁的人.

以上就是我该交代的背景.好了,时间轴该继续流动了.

所以我来到了这里.

那个男孩依旧在一步一步走过来.

我知道在这个走廊之后藏着什么,而我也正是来到这里阻止他.

好奇心会摧毁很多东西,甚至整个宇宙.

“Viva la Vida.”我叹了口气,从少年耳机里引起的时间轴振动让我准确地辨认出那首曾经伴我十几年的音乐.

我抬手,瞄准,扣下扳机.

这颗子弹没什么伤害,也不会让少年胸口出血,只是会让他和我一样,变成时间里的幽灵.看也没看结果,我扭头便向另一段时间轴游去.

“你还在吗?”

我听到我身后传来的声音.

我下意识地看回去,那少年笑容灿烂地看着黑暗通道的这一边.

“请你……彻底地……摧毁我吧……”

从他的笑容下,说出了奇怪的话.

我怔在那里.

被时间不断覆写的记忆,终于露出了一角.于是我也笑了起来.

“那么,晚安……竹儿.”

我向他走去,把他抱在怀里.

“睡吧,孩子.”

穿着蓝白色病号服的男孩,看着相框里已经褪色的照片,按下了装置的开关.

时间回到了正常,天空中繁星闪烁.

他嘴角留着血,笑着问我,“那么,你认为……我们都是谁呢?”

一切轰隆隆崩塌,我看着男孩手里的魔方,和他右手里冒着硝烟的枪.

魔方里,那是正在过生日的男孩.

男孩接过礼物,仆倒在地,汩汩地开始流血.

后来我听到警方的悬案,生日会上被枪击的男孩,和那把被完好封存于礼物盒里却有着硝烟反应,仅沾有男孩本人指纹的枪支.

M1911.

“那么,这次的问询……结束了.”

我起身离开,逐渐变成一片撕裂的画像.

男孩擦干净嘴角的血,“唉,这年头找我帮忙自杀的都这么多要求了,累死我了……”

他看向桌子上的魔方.

“什么时候,你才能抹消我呢?”

“当你杀了每一个时间轴的你,Operator Tal Rasha.”